而是由恒天海龙和潍柴动力(000338

2020-07-20 21:23

不过,分析其上市公司整体薪酬水平可以发现,其薪酬上涨并非由于上市公司整体涨薪情况较好,而是由恒天海龙和潍柴动力(000338,股吧)这两家公司拉动所致。潍柴动力是潍坊经济传统支柱公司,去年其薪酬水平就不俗。而另外一家公司恒天海龙,今年平均薪酬上涨或是受益于其重组前景,从而使员工数量大幅减少所致。

由此可见,产业是支撑城市发展的基础,然而产业中的行业基因好坏,直接关系到城市人均薪酬高低。

总体来看,海口、湖州、江阴、诸暨、嘉兴、兰州、佛山、芜湖这8个城市人均薪酬上涨幅度都超过10%,分别为20.22%、16.79%、16.22%、14.67%、13.63%、13.30%、11.97%、11.45%。上一年度几乎垫底的海口在新一年度人均薪酬上涨迅速,其中不乏交通运输、采掘、房地产等高薪行业加持,但由于基数过低,因此在人均薪酬竞争力上仍有巨大进步空间。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这些城市的上市公司以电子、电气设备、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的制造型企业为多,员工薪酬普遍不高。

此外,排在榜单20名开外的城市包括烟台、郑州、昆明等在内人均薪酬涨幅均不算小,但奈何依然未能跻身前20名。而宁波、南宁、太原等城市人均薪酬不升反降,显示出其上市公司薪酬竞争力减退。

比较来讲,重庆上市公司平均薪酬上涨较潍坊而言更为可持续。在标点财经研究院统计的注册地址在重庆的42家上市公司中,仅10家公司薪酬水平有所下降,其中下降幅度最高的为主营通信产业投资及通信设备制造的星美联合,人均薪酬降幅高达55.71%。目前,“欢瑞世纪拟作价30亿借壳星美联合上市”的事件正在进行中。

虽然拥有不错的产业实力,且地处经济发达的珠三角、长三角腹地,但分布于佛山、台州等地的均是电子、电气设备、纺织服装、生物医药等产业,劳动密集型的特征十分明显。制造业为主的城市与北上广等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城市比较,行业薪酬高低的差异自然无法同日而语。即便属于高富帅地区,但其人均薪酬却没具备那么多的高富帅气质。

在最易赚钱的20个城市中,涨幅排名第二的为重庆,人均薪酬涨幅为16.08%。也正是凭借此高额涨幅,重庆跻身城市榜前20名,并且大幅提升了13名。

由此,在对近3000家上市公司员工2015年度薪酬数据进行统计后,我们从城市、行业、公司等维度进行排名得出系列榜单。

除此之外,其余32家重庆上市公司的人均薪酬均有上涨,包括北大医药(000788,股吧)、迪马股份(600565,股吧)、西南证券(600369,股吧)在内三家公司薪酬涨幅均超50%,另有18家公司人均薪酬涨幅在10%以上。

在薪酬涨幅方面,北京、天津、深圳亦上涨乏力,分别为1.96%、1.89%、1.31%。但由于这三个城市人均薪酬基础水平较高,因此对于毕业生仍具有相当吸引力。

值得注意的是,排名前20的城市人均薪酬均突破10万元,从完整版“2016年度城市人均薪酬排行榜”来看,人均薪酬突破10万元的城市数量高达28个,相比去年增加了5个城市,而且二线城市薪酬竞争力再度提升。

几家欢乐几家愁,虽然绝大多数城市薪酬都在稳升,但在最易赚钱的20个城市中,包括绍兴、西安、常州、大连在内的四个城市薪酬水平却都有所下降。

尽管我们的榜单调查样本有限,但从上市公司角度进行研究仍有必要。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程宇航曾表示,以上市公司的人均年收入反映在一个城市赚钱的难易程度,有一定的科学性。“上市公司的数量、规模都是一个城市经济发达的表现,也是城市吸引人才的关键。判定在一个城市赚钱的难易程度,可以对该城市上市公司进行调研、分析。”

可以说,仅有11家上市公司所在的该城市,人均薪酬水平仍没有越过个别公司拉高平均水平的藩篱,一旦高薪公司薪酬水平下降,将对整个城市的整体薪酬水平有巨大影响。

标点财经研究院在对近3000家上市公司薪酬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后发现,长沙、嘉兴、沈阳、成都、佛山、张家港、珠海、哈尔滨、中山、台州、湖州、诸暨、江阴、芜湖、南昌、海口、汕头、南通、兰州、淄博这20个城市赫然入列最难赚钱20城市榜单。

其中大连和常州的薪酬降幅均在3%以上,分别为3.53%、3.07%。究其原因,可以归结为虽然大连和常州整体薪酬水平有所上涨,但因上市公司整体发放薪酬的上涨幅度没有员工人数增速高,因此反映出来就是城市内上市公司人均薪酬水平有所降低。而绍兴和西安薪酬下降幅度稍小,分别为0.04%、0.19%。这四个城市也因薪酬水平下降导致排名有所降低。

抛开潍坊和重庆,杭州、苏州上市公司人均薪酬涨幅亦在10%以上。其中,79家杭州上市公司中有64家薪酬实现上涨,且涨幅在10%以上的公司数量过半。苏州亦呈现同样状态,47家公司中35家人均薪酬有所上浮。

观察“2016中国就业季薪金指南`最难赚钱的20个城市”可以发现,相比排名靠前的南京、上海、杭州等,排在后位的长三角、珠三角城市数量更多,这与人们对江浙粤“遍地是黄金”的印象大相径庭。

在本次“2016中国就业季薪金指南·最易赚钱的20个城市”排行榜中,薪酬涨幅最大的是潍坊市,达到36.31%。而这已是潍坊第二次荣登薪酬涨幅榜首宝座,上一年度其人均薪酬涨幅更高达48%。

除珠三角、长三角部分城市薪酬分化较大外,长沙、沈阳这两大省会城市亦出人意料地入围,并与海口、兰州、南昌、哈尔滨、成都“会师”,成为2016年度最难赚钱的七大省会城市。从某种意义上这或可说明,相比经济发展活力四射的其他二三线城市,省会城市的竞争力正在被快速赶超。

另外,新晋纳入统计的嘉兴也呈现出良好上升态势,初入榜单就超过了十余个城市排名最难赚钱城市榜第19位,照此速度未来其进入最易赚钱20城市榜也不无可能。

不过,排名薪酬榜后20位的城市也未必没有赶超的机会。分析“2016中国就业季薪金指南·最难赚钱的20个城市”可以发现,其中只有南通和淄博两个城市的上市公司人均薪酬呈下降趋势,降幅分别为3.91%、8.29%,其他18个城市均为上涨态势。包括此前几乎垫底的海口、长三角重镇湖州、新计入统计的嘉兴等,薪酬上涨幅度均不能小觑。

在以公司注册地为维度进行的统计中,剔除上市公司数量在10个以下的城市,标点财经研究院获得了一份由52个城市组成的“2016年度城市人均薪酬排行榜”。在这份榜单中,北京、南京、天津、上海、福州、潍坊、广州、深圳、乌鲁木齐、杭州、大连、苏州、重庆、西安、石家庄、济南、绍兴、武汉、无锡、常州排名前20位,成为“投资时报2016就业季指南·最易赚钱的20个城市”,成功吸引毕业生关注。